告白佣兵团:设计一出“一见钟情”

小说光路 2019-09-22 12:21:09


看了多年的网络小说,看过很多甜死人不偿命的浪漫情节。


今天给大家伙挑选出5个,祝大家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甜甜甜甜甜!

?

告白佣兵团


?

出自珊瑚蔓的《废柴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这部小说,以及金铃动的《极品女仙》,都与天蚕土豆的小说套路相似。


就是主角本来很厉害,但是每到一个新环境,最初都会被轻视、打压,然后脱颖而出,然后各方来巴结。


虽套路没有新意,但是大背景、整体情节各方面还是非常不错的。


这部小说中,类似吸星大法的武功的大放异彩是我不认同的。在闹书荒的时候,这样的小说也是能救急的。


以下节选告白佣兵团这个情节。

“禄管事,您能尽快安排我见一见这个告白佣兵团吗?”


“没问题,那告白佣兵团刚才发布任务后,还没离开。但是……”


禄管事一脸严肃。


“我必须事先提醒姑娘一句,这告白佣兵团是第一次来我们这里发布任务,而且,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佣兵团的名字,除了他们的成员情况和武阶,我没法做更多的保证……”


“多谢禄管事提醒,我先见见他们好了。”


很快地,小厮带着五个人进来了。


为首的一人一身白衣,脸带着一个银色的面具,通身散发着冷冰冰的气息。


后面跟着四个人,两男两女,分别都带着白色、黑色、红色和绿色的面具,与他们各自的衣服配套。


月倾城眉头一皱。以她绝佳的记忆力来判断,她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几人。


众人落座。


“五位为什么戴着面具?可以把面具摘下来一见吗?”月倾城率先开口。


“可以,但是,我们只能让未来的雇主看到我们的容貌。”


那禄管事闻言,连忙起身,“你们聊,你们聊,我先失陪一下。”说完,带着伺候的小厮离开了。


门关的一瞬间,五人抬手,将脸的面具拿了下来,露出面具下五张出色无的脸。


为首一人,更是俊美出尘,整个人如冰雕雪铸般,透着高贵冷艳的光华。


电光火石间,月倾城想起,自己确实见过这五人,而且是两次。


第一次是去闻人拍卖行的时候,她撞到了那个最前面的冰山男身。第二次是她从闻人拍卖行出来,与五人擦身而过。


没想到,这贵气十足的五人,竟然是佣兵团。


更没想到的是,年纪轻轻、看比她大不了多少的五人,竟然已经达到了元尊和元宗级别。

自己开了外挂,通过投机取巧的办法十五岁到达元宗级别,她原本以为,自己这么年轻的元宗一定凤毛麟角。


没想到一下子碰到五个元宗以的年轻高手,其一个还是元尊。月倾城突然有点受打击。


“五位,我雇用你们,是要对付定国公府、官家、欧阳家和金家这四大家族,你们可敢与这四个家族对抗?”


“敢。”君墨涵惜字如金,声音清冷丝毫没有起伏。


萧白在一旁那个着急,心说,殿下,面前可是您喜欢的女人啊,您不能稍微表现得温柔一点儿吗?


没错,这五人正是君墨涵主仆。


时间回到两刻钟前。


他们听到马车里月倾城要来佣兵工会聘请佣兵团的计划后,萧白眸光一闪,脱口而出,“不如我们去佣兵工会登记,接了月小姐的这个任务好了,叫……告白佣兵团好了。”


“萧白,你不要老出馊主意。主子怎么可能……”做那种有辱身份的事?!


脾气火爆的萧红刚开口反驳,听君墨涵淡淡道“走吧。”


“去哪里?”萧白和萧红一头雾水。


“去佣兵工会。报名。”


说完,留下石化的四个属下电射而去。


……


“那么,关于佣金,不知你们有什么要求?”


君墨涵偏头看向萧白。他对于这些没有了解。


“我们的要求是,一个月一万个金币,当然,如果长期雇用的话,可以适当减少。”萧白小心翼翼道。


“当然,如果月小姐觉得高,也可以商量。”


为了怕月倾城觉得价钱高而打退堂鼓,萧白又连忙补充了一句。


他们这次来,可不是为了挣钱的,而是为了给他家殿下和这位月小姐创造相处的机会,所以……


只可以成功!不可以失败!


一万个金币,一年也是十二万金币,不算高,她可以负担得起。


“好,这个没问题。我需要五位住在月家,保护我月家人,如果我和我的家人外出,自然也需要五位跟随,五位没有问题吧?”


“没问题。”君墨涵淡淡回答。


“没问题!”萧白压抑住振奋的心情,回答得非常响亮。


这是他们的目的啊目的。


孤男寡女……日夜相对……**……近水楼台先得月……


好吧,离这个理想境界还远了点,但是,他以后会尽量创造这样的机会的。


“那没问题了。先相互认识一下,月倾城。”


“萧墨涵。”君墨涵的声音依然是一贯的冰冷无起伏。因为他的身份特殊,所以,只能暂时用个假姓。


“萧白。这位是我们团长。”萧白指了指君墨涵介绍道,格外的热情爽朗。


“萧夜。”萧夜冷酷严肃。


小白?宵夜?这都是什么怪名字?


月倾城的嘴角不由抽搐了一下。


“萧红。”萧红傲慢爽利。


“萧绿。”萧绿沉静冷淡。


总之,这五人,除了萧白,都是冷淡不易亲近的性子。


月倾城起身,叫来禄管事,当场付了钱,办理了手续……?


设计的“一见钟情”



出自雪藏的《帝都殇》,首发潇湘书院。


三皇子为获得女主身后家族的支持,增加争夺皇位的筹码,设计让女主对他一见钟情。但最后,她为了女主放弃了争夺皇帝的打算。


整部小说挺好看的,个人感觉作者给女主设定的出身背景太复杂了些。


以下即是设计的一见钟情场景。很普通的一个抓人质、解救人质的情节。但若是有预谋的情节,那又另当别论了。


小说后面的情节中,三皇子说他仔细研究过女主喜欢的衣物、食物,喜好做的事情,平时接触到的人,等等,分析她喜欢什么样的人。


然后对他自己那天出场时穿什么款式、什么颜色的衣物、什么发型、说话时的表情、语气、走路的方式等等,都进行设计,确保能够让女主对他一见钟情。


若洞悉人心真能到这地步,真太神了。

我收起银针眉眼一展,环视了众人,定向哥,“没事了?没事我可出去‘看戏’了。”就知道哥跟着二哥冲进来无非是想看看二哥的好戏。我没有这嗜好,只好准备自己出门左转再右转而后回大哥身边坐下。


谁知,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我刚刚右转跨出一步,迎面便撞上了人,碰撞的过程还没有结束,身体就被人钳住,一柄长剑立马到了颈项。


三秒钟后,剑体的冰冷,剑光的殷红传入我的大脑神经中枢,我这才反应过来,我被挟持了。周身血液在大哥高呼的一声“语儿”之后凝固,连同空气和眼前鸡飞狗跳的人也一起凝固。


耳后传来低沉,冰冷,带着血腥味的气息,“放我走,否则她就没命。”我浑身一抖,不知身后这人是何等模样,竟在这种生死时刻仍没有一丝慌乱与无措,冷静得令人害怕,言语中完全没有一点儿人的情绪。


“若不束手就擒,只怕你今日没命走出这儿了。”


更胜一筹的镇定与冷静,眼前黑领锦袍的俊逸男子似乎全然没看到我这个人质,那表情像是任何事任何人都不入眼,目空一切的眼神却又叫人不得不折服于他的威仪。


他身侧的十数来弓箭手拉箭在弦,只待号令。我颤着心弦只能将乞求的目光投向另一侧的大哥。


大哥寒着脸,眸光中充满计量,示意我镇静。阎三拦住慌乱的品严和磬儿握剑在手。


僵持着,就这么僵持着。


汗珠渗出额头,沿着脸颊迅速滑下,我感觉脖子吃痛,知道那是剑锋划开了一道口子。


磬儿哭喊起来,“大爷,快救救小姐啊。”


大哥冷冽的瞥了眼磬儿,仍不作声,目光转向黑领锦袍的男子,像是忌讳他的决定,不敢轻举妄动。


“放了她,拿我做人质。”


剑拔弩张的局面蓦然挤进哥这句话,就如平静的海面猛然掀起了一阵风浪,把一切汹涌都拿到了台面上。


哥对我的紧张程度毋庸置疑,他无视所有人错愕的表情继续道,“我是墨阳世子,墨阳王唯一的儿子,你拿我做人质会比她有分量。”


“不要……”我刚呼出声,剑又紧了几分。


哥急叫道,“别伤她!万事好商量。”


“商量?”我身后之人冷冷嗤笑,“只怕你做不了主。”


“那么,我来做主吧。”


人群中走出一个飘逸尔雅的男子,淡泊的衣着,长衫上的水墨竹叶,古韵十足,配上他天然而成的高贵气度和刀削斧斫的俊朗,别有一番儒林雅水般的逍遥洒脱。


但隐约的,他的眼角眉梢似乎又充盈着桀骜不羁和灼灼骄傲。


电光火石间,仿佛一物直击了我的胸口,一块巨石坠入平静心湖,唤醒千层浪,一种莫名的情愫自此便植入我心。


没来由的,心头一紧,酥酥麻麻的感觉溃堤泛滥。


在场识得这男子的众人,恭敬的唤了声,“三爷。”连大哥、二哥、哥这等身份的人都称之为三爷,那么此人只能是当朝的三皇子——景王竹谦益,一个传说中逍遥游江湖的皇子。


黑领锦袍的冷脸男子微微侧了头,无喜无怒道,“三哥怎也下来了。”景王听了,笑得清淡,“总不好叫你莽莽撞撞伤了人家姑娘,这也是大哥交待的。”


“那就真放了他?”冷脸男子平静无波道,“逮着他不容易。”


景王笑了笑,没应话,缓步上前对我身后之人道,“我做主,只要你不伤了这位姑娘,你若想走,我绝不拦你。”


“此话当真?”我身后之人冷问。


景王依然云淡风轻的笑着,“空空公子的门人自然知道我有没有信义。”


感觉身后人轻微一颤,在场多人也跟着惊咦了声,纷纷道,“原是空空公子的门人”。提到空空公子,我心中也是一惊。


须臾,我身后这人笑了起来,笑里却没有温度,“三爷好眼力,不枉我家公子对您推崇备至。只说老天见怜,总算给他留了您这么个对手,不让他红尘寂寞。”


“好狂的口气……”众人纷纷议论。场中剑拔弩张的气氛也跟在这简简单单几句话之后消失大半。


“哈哈哈,”景王坦荡大笑,“这倒象空空公子的话。只是他到底是抬举我了。这么着吧,你向左转直走,那儿有扇后门,放了这位姑娘,你去就是了,我担保绝不派人追你,何如?”


“三哥……”


景王挥手止住了冷脸男子的话和骚动的弓箭手,泰然道,“空空公子的人,你擒住了又能如何?不过替人收具尸体而已。”


我身后人听了,冷哼一声也不说话,挟持着我就往后门退去。对我来说,当真是一步一煎熬,却不敢做声,脖颈上的剑痕咬噬着心,痛得我咬牙切齿。猛然,身后人将我一把推向前,他夺门飞掠而去。


我重心不稳,眼见就要跌得难看,一只手及时地伸了过来,将我拉住。我借势一个旋转,稳稳落入这人怀抱。不是别人,正是前一刻谈笑风生的景王。淡淡的书香味儿钻入鼻翼,我顿时尴尬,睇了眼景王近在咫尺的笑颜,退了一步,福身答谢救命之恩。


景王若有若无的看了我一眼,“姑娘客气了,今儿这刺客是冲着我兄弟几人而来,本是我等连累了姑娘,何来救命之恩?着实言重了。”景王说罢,清风一笑转身走到我大哥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赶紧去照顾你家妹子吧,我这就着人请个大夫过府上去。”


旋即,他又叫住正走向我的哥,暗含深意的冷道,“墨阳王可就你这么一个世子,做事该知些轻重才是。”看来景王对哥适才冲动的表现十分不满意。


哥躬身应了一声“是”。景王恬然笑了笑,领着一堆人离开了。


看着景王离去的身影,一种说不出口的情怀涨满了我的胸口,有喜悦,有欢愉,也有一点点说不清道不明地苦涩。


我久久的浸淫在这种从未有过的情绪里,或傻或痴都忘了,便连如何到的家也忘了。?


攻心攻略



出自千梦的 《弃妃女法医》。


女主慕晚晴穿越到古代,成为安以晴。


为了逃避王妃身份的义务,跟王爷莫言歌说她失忆了,要莫言歌学会打动她的心。


于是莫言歌采取了一系列攻心措施。看戏、写诗、扮演抢劫、练兵时让成千上万的士兵射箭组成文字,向安以晴道歉,等等。


搞笑的情节,看的时候很开心。如下是看戏的部分。

“不想去就给我想办法。”莫言歌眉眼一横,道:“科考之前,你不是跟女人一起过的吗?怎么讨女人欢心,你应该懂点吧?”


“是,我是跟女人一起过过,想讨她欢心很简单——只要我用功读书,她就很开心!王爷啊,那是我姐姐!”


秦怀扬叹了一口气,语调微微怅然,随即振作起来,转动着眼珠想办法,“不过,如果按照王妃所说,把这当成一场战争,以攻克王妃的心为最终目的,抛开那些我们不懂的情啊心啊来说,王爷有什么想法?”


莫言歌心中一动:“你是说——”


“对!”秦怀扬折扇轻摇,眉眼微扬,端坐浅笑,颇有几分运筹帷幄的模样“现在,王妃相当于地方的主将,而我们要策反她。王爷,你说,要策反一城主将,该怎么做呢?”


提到战事,莫言歌脑袋立刻灵活起来,击案道:“投其所好。”


于是,这一天,莫言歌邀慕晚晴出门。


时值仲夏,天气已经热了起来,稍稍走动就是一身的汗,慕晚晴本不想出门,但念在莫言歌初次邀约的份上,就应了。


随行的除了驾车的车夫,就只剩秦怀扬一人。马车宽敞,三人坐着倒也不嫌拥挤,只是,重帘帷幕,密不透风,闷热难当。


慕晚晴掀着窗帘,边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


莫言歌道:“到了就知道了。”


还故作神秘!慕晚晴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实在想不到莫言歌能带她到哪去?访友?酒楼?茶楼......想着,忽然脸上一黑——总不会去青楼吧?哼哼,他要是敢去青楼寻欢,她先阉了他,再休了他!


正想着,马车已经停了,慕晚晴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抬头一望,只见一处雕梁画栋的所在,三层楼高,色调浓丽,孑然独立,自成风格,在一众建筑堆里也显眼得很,却不知是什么所在。


再往下一瞄,只见门前一水牌,三个醒目的楷书大字跃然入目“风雨亭”,下面用小字写着几个人名。——这是戏楼。


慕晚晴只觉双腿一软,几乎跌倒在地。


她从小就没什么音乐细胞,唱歌必跑调,还跑得很有特色。


用江小凡的话来说就是“跑调还跑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唱什么歌跑什么调,非把这歌给毁了不行”,什么民族歌曲、通俗歌曲、校园歌曲、轻音乐、摇滚乃至歌剧,就连www.ag8.com|官方也难逃她的魔“口”,唱什么毁什么。


最可怕的是,她真听不出来毁在哪了,在她听来,都一样是唱,没什么区别。


所以,平时跟方静小凡去KTV,除了一首歌外,她们严禁她靠近麦克风。


而那唯一的一首歌,据方静小凡点评,她唱得婉转缠绵,闻着落泪,见者心伤,成为歌由心生的典范——那首歌叫做世上只有妈妈好,而她是单亲家庭长大的。


小凡说过,照她这样“歌由心生”,应该等热恋了去唱《睫毛弯弯》,分别了学《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第三者插足了唱《成全》,失恋了专攻《单身情歌》,等到年迈苍苍,尝尽人生百态之后,她慕晚晴将成为中国歌坛第一人!


现代歌曲尚且如此,何况博大精深的戏剧?


慕晚晴顿时一阵天旋地转,几乎可以预见接下来的酷刑,深吸一口气,视死如归地走了进去。


秦怀扬像是戏楼的常客,戏楼老板亲自出迎,将三人待带到雅间。雅间正对戏台,桌上已经摆好了各色点心,还贴心地奉上了冰镇过的酸梅汤。


没多久,戏台开幕,一生一旦穿着繁琐的戏服登台,便咿咿呀呀开唱,似乎唱得甚好,时不时赢得一阵阵如雷的掌声,就连莫言歌和秦怀扬也不例外。


可怜慕晚晴,无论唱白,她一个字都听不懂。


可看着莫言歌那般专心致志的模样,她又不能公然扫兴,只好盯着戏台。


那些又细又长的唱腔在她听来,跟催眠曲差不多,三唱两不唱就唱得她昏昏欲睡,跟周公约会去了,然后被轰天的掌声惊醒,再昏昏欲睡,再惊醒,循环往复,连绵不休.......


不知过了多久,慕晚晴被一阵噪杂声惊醒,睁眼一看,戏台上已经空无一人,顿时大喜:“唱完了?”


“没,这才刚唱完半场,还有半场呢!”


......”慕晚晴又是一头栽倒在桌上,NND,何时是个尽头啊?


秦怀扬见状不解,小心翼翼地问道:“王妃,你觉得刚才那出《蒙冤》如何啊?”说着,脚在桌底下狠狠地踢了旁边的莫言歌一脚。


“很好,很好!”慕晚晴敷衍着,心里暗暗叫苦,什么《蒙冤》,她半个字都没听懂。


被秦怀扬这一踢,莫言歌立时怔过神来,赶忙道:“确实很好,尤其刚刚那一段《步步娇》,措辞优美,唱段婉转,悠长缠绵中又有一股铿锵凛然之气,将李氏蒙冤那种震惊、悲愤而又无助的感情表达得淋漓尽致,果然不愧是名满京城的旦角小桃红啊!妙哉妙哉,实乃天籁之音也!”


慕晚晴狐疑地看了莫言歌一眼,咬文嚼字的他实在是别扭极了。


“王爷,你又激动了吧?那是水莲花,小桃红是冤枉李氏的妾侍闵氏。”秦怀扬不动声色地道,底下又狠狠地踢了他一脚,转向慕晚晴,脸上立刻又挂起了笑容,道“王妃,你可别笑,王爷许久不曾听过这样优美的唱腔,一时激动,所以说错了话。其实,他对戏曲是很懂的,是不是啊,王爷?”


“对对对,一时口误,口误!”


莫言歌连忙道,“主要是我这次征战南疆,时间太长没来听戏,这次难得来了,心中太过激动。太过激动。其实,《蒙冤》只是上半场中比较好的戏段,但比起下半场中的《对仗》就差得远了。”


“是《对簿》,不是《对仗》。”秦怀扬笑容有些僵硬,“王爷,您是五军都督不假,可也不能老顾着打仗啊!”


“对对,是《对簿》,不是《对仗》!”莫言歌满头大汗,频频擦拭。其实,他哪懂什么戏啊?这些话,都是昨晚秦怀扬一个字一个字教会他的。但他毕竟是武将,舞刀弄枪是本行,这种外行的东西,一时半刻哪能记得这么清楚?再对上慕晚晴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更觉头晕目眩,失误连连。


慕晚晴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清澈的眼眸微扬,若有所思。


莫言歌深吸口气,定定神,想了想,道,“《对仗》中,《诉衷情》为全戏之**,李氏忍辱负重生下孩子,对簿公堂,经滴血证实是李君的孩子,终于沉冤得雪,与李君互诉衷情,二人共忆初遇风云亭——”


“王爷,是风雨亭!”秦怀扬咬牙切齿地道,什么叫孺子不可教,他算知道了,却还得给莫言歌打圆场,转向慕晚晴,笑颜如花,“风云亭是王爷刚刚征战回来的南疆边塞的标志性兼职,没办法,王爷他就是这种人,心心念念都是边疆事物,太专心本职事务了,得批评!”说着,不停地干笑着,希望能够挽回局面。


“怎么会呢?这是好事啊!”慕晚晴浅笑,故作漫不经心地道,“不过,我更喜欢《晴晚暮》这段,王爷你觉得如何?”


刚刚连连失误,为了挽回颜面,莫言歌连忙道:“当然是极好的段子,我也很喜欢!”


秦怀扬哀叹一声,以手抚额,装似奄奄一息:“王爷,《风雨亭》里没有这一段,我听戏这几年,也从没听过有哪段叫《晴晚暮》的!”显然,这是王妃为了试探王爷故布险境,没想到,王爷还真就这么跳进去了!


莫言歌瞠目以对,随即一笑,仰头看天。


所谓《晴晚暮》,只是慕晚晴名字倒写而已。慕晚晴见两人模样,嘴角含笑,心中更加确定,刚刚那些话是别人教他的,对戏的了解和兴趣,估计莫言歌跟她差不多。


可是,明明不懂戏,为什么还要带她来听戏?还要装作一副很懂的模样?


为了显摆自己?看样子,莫言歌不像这样的人啊!


难不成是为了整她?


想了很久也想不通,慕晚晴对着莫言歌勾勾手指头,把人引过来,附耳问道:“阿牛哥哥啊,你其实不懂戏,对吧?”


事既至此,否认也是无用,莫言歌垂头丧气地点点头。


“那......我最近有什么地方得罪你?”


“没有啊!”莫言歌茫然以对。


“那你干嘛带我来听戏?”慕晚晴百思不得其解,忽然灵光一闪,皱眉道,“阿牛哥哥,你不会这么记仇吧?我不就是不让你上床嘛,都跟你说了原因了,你也应允了,怎么这会儿又这样整我?”


莫言歌大羞,喝道:“你胡说什么呀?”


“哦,原来王爷你——”秦怀扬在旁听到,顿时恍然,指着莫言歌,笑得发不出声音来,忽然间又想起什么,指着慕晚晴,愣然问道,“王妃,你是说......你其实对听戏没什么兴趣?”


“对啊!”慕晚晴诚实而坦白地道,“我一个字都没听懂。”


“亏我刚刚还在那拼命圆谎!”秦怀扬直敲自己脑袋,后悔不迭,无力地道,“王爷,你不是说王妃最喜欢听戏了吗?”


“是啊!”莫言歌也懵然不解,“她以前真的喜欢听戏,因为我没陪她去,还因此吵了一架。”


“我......我这不是失忆了吗?”这下,慕晚晴终于明白了。


以前的安以晴喜欢听戏,因此,莫言歌理所当然地以为慕晚晴也喜欢。


因此,在她提出“攻心”一说之后,他就专门抽时间陪她来听戏,开战“攻心”之战。


甚至,为了不让她轻视,他还特意向秦怀扬做好功课,看戏过程中,又故作专心致志。想到这里,她又是想笑,却又有些许感动。


“阿牛哥哥,你真是个笨蛋!”


慕晚晴说道,忽然一笑,又附到他耳边,轻声低语,“不过,笨得蛮可爱的!”


说完,见莫言歌神色僵硬,古铜色的脸上红晕微升,嘴角却不自觉弯起,慕晚晴“扑哧”一笑,道:“好了,既然你不懂,我也不懂,那就不要在这耗时间了,我们先走吧!”?


兰茵璧月VS半因



出自倾泠月的《且试天下》、 《兰茵璧月》。倾泠月的小说,用词都比较华丽。


在《且试天下》里面,黑息花八年为白风种出兰茵璧月花。在《兰茵璧月》里面,秋长天花十八年为妻子种出半因花。


如下摘抄的内容是《兰茵璧月》里面的。

兰因璧月,江湖人都知是代表着武林至尊的信物,但是,在它还没有成为至尊信物之前,它是一株花。


是前朝丰国之王丰兰息为风国女王风惜云倾尽八年心血才种出的绝世奇花,它是那一段倾世之恋的见证,是那一侧传奇唯一留予后世的一件实物。


只是当年,是活生生的会开会谢的花,而成为信物的却是以稀世美玉雕琢出来的玉花,真真正正的“兰因璧月”早已随“白风黑息”的离去而绝迹于世,百多年来,不知多少人想种出一株,却依是漫漫长路犹在跋涉。


七月中,前往长天山庄的人,为的是庄中的一株花。


二十多年前,正是秋长天才娶如花美眷之时,两人才貌如玉情深意笃,曾羡煞不少江湖儿女。


秋夫人也是江湖中人,自也知晓这“兰因璧月”的来历,新婚燕尔与夫婿对月品花时,曾感叹世间再不见“兰因璧月”之姿,正如世间再也不能有第二对“白风黑息”。


秋长天自问爱妻之情不亚于前人,当下许以诺言,定要种出一株“兰因璧月”,以证心迹。


丰兰息种了八年,才种出那株旷世奇花“兰因璧月”,而秋长天种了十八年,终于也给他种出了一株花。


令人遗憾的却是,那花晚开了九年,秋夫人已绝音于世,而且那花也不是“兰因璧月”。


“兰因璧月”虽无人见识过真容,但观令也可知那是黑白并蒂一枝,白花墨蕊,黑花雪蕊,花瓣似一弯弯的月牙,有玉泽月华之辉,清丽脱俗中蕴着雍容典雅,就如它的主人一样。


而秋长天种的那一株花却是全白的,且一蒂一朵,奇特之处却在花瓣,不同“兰因璧月”的弯弯月牙,那是半月形的,一瓣接一瓣,便是一个圆月,月月相连,最后连成圆圆一轮满月。


那株花后来被秋长天取名“半因”,半似兰因,半道良姻,曾经美好的祈盼,却是形单影只的凄凉结局。


然则,虽非“兰因璧月”,但那独特娇美的花容已令“半因”之名广为传扬,再加秋长天种花的那一翻痴情,不知几多儿女为之动容,可说是继“兰因璧月”之后的第二名花。


喜欢的人多了,自也想种出一株,置于家中既可赏之又可炫耀之。

说来也是奇怪,这“半因”移栽的总不出五日便萎败,花籽埋进土里便如埋进一颗石子,任你浇灌施肥也不见长芽,而长天山庄的“半因”却是年年花开,如雪如月。


每年的七月,是“半因”绽放之期,那时,整个长天山庄都被花香萦绕,那时,来山庄美其名曰赏花的便多了。


江湖儿女虽是刀里来剑里去,但也有些怜花惜香的,还有些附庸风雅的。?

??

珍惜



出自鲜橙的?《惜取眼前人》。最早看这书是在晋江上,现在此书已被作者锁住。


看过很多年,有时候还会想起这个情节。

女主曾被当时的皇子抓去,被侮辱了。后来被男主救出来。女主将自己的经历向男主坦白,男主听了后没说什么就出去了。


留下女主一个人在那个地方,冷和饿还是其次的,主要是心里难受。后来男主回来了,原来他是去附近的城市,抢了一快要出嫁的小姐的嫁衣。然后男主叫女主换上嫁衣,他们拜堂成亲。?



愿多情人都能惜取眼前的有情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