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歌】? 居冬一:出家人谈“家”,泪水没有掉下来

武穴文联 2019-09-22 10:56:37
????????↑ 点击上方武穴文联关注我们
sui ?yue ?ru ge??

青青子矜,悠悠我心。凝心感知一切存在,聚爱融化世间冰点。无论波澜壮阔,亦或风轻云淡,自信不可阻挡,穿透人生百味……


?

武穴市物价局 ? 居冬一

?

引子一一汉语注释“”为共同生活的眷属和他们共同居住的地方。而现实生活中家是什么?怎样才能真正称为家?我也反复问自己。从我与一位出家人的对话,窥出他真实内心的家。?



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我与几位游友去寺庙游玩,游人稀少,无意间见一位约摸40岁左右,面目和善清秀的本寺僧人走到我的跟前。我怀着一颗好奇心,主动上前与之搭讪,谈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我怕耽误了他的工作,有暗示结束的意思,只是未说出口而已。他非常友善,也很聪慧,似乎很了解我内心之所想:“今天游客少,也没有什么事,你不必多虑。”话音未落,他就利索地找来两条小板凳,请我坐下。我说了声:“谢谢!”就与他相视而坐,自然也从各自生活侃起。这一刻起我真的觉得与他很投缘,初次见面,面对一位毫不知底细陌生人调侃,他并不忌讳侃什么主题。

我了解到他这年刚35岁,看上去略显沧桑。由于父母早逝,他15岁便出家为僧,在这座寺庙整整呆了20年。他特别引以自豪的是这二十年来,通过勤奋好学,不仅深谙佛学文化之博大精深,还获得了中文专业专科自学文凭。他特拿来十几张赴外地名寺交流、学习、观摩的照片请我欣赏。我看到他满脸喜悦,那俏皮模样着实让我倍感亲切,由衷为他感到骄傲与自豪。

当我与他侃家的时候,他几次欲言又止。他越是这般,越激发我想接近他内心的欲望。我默默注视着他,总想从他内心挖掘点什么。



“在你们出家人的心中对家的理解是什么,感觉是什么?”

我突然抛出对他们说来这样敏感话题,有点后悔,害怕刺痛了他的伤口,想把话收回,但话已出口,就毫无办法反悔。 我静待那非常尴尬的局面,就像一位犯人等待法官宣判的那一刻。出乎我的意料,他并未怪罪我的鲁莽、冒失,显得异常平静。

他朝我笑笑,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家对我来说,仍是心向往眷恋的归宿,身追求停泊的港湾。”

“不过我早把这里看成是自己的家。”

“那你为何选择出家为僧呢?”见他如此坦荡,我也无所顾及地反问他。

“一是因为我曾拥有的是一个支零破碎的家,站在我现在角度理解,我童年、少年的家是四季分明的家。我想要给的是春天的温暖,夏天的炽热,而大多得到的是秋天的无情,冬天的冷酷。有一种矛盾心理,怕家又想家。二是为了我的心灵得到更好修炼与升华,即便成了家,也要使家更完美。”

谈及他曾经的家,他一直低垂着头,把两只手放在两腿之间反复搓揉:“从我记事时起,我就感觉父亲脾气暴躁,经常酗酒,借酒找茬打我、打母亲成家常便饭。我时常看见母亲避我流泪。”

“我八岁那年他们婚姻终于走到尽头。我与母亲一起生活,度过了我人生最美妙的两年时光。”他说到这里,突然高昂起头朝我微笑,笑得那么浪漫、那么天真,似乎自己还是个孩子。

“唉!”他叹了口气,又把头垂下:“但好景不长,也许母亲是为了我,为我更好的成长,她又组成了新家庭,尽管母亲一如既往地疼我、爱我、保护我,但她却奈何不了继父,毕竟继父也有自已与我年龄相仿的孩子。”他再次微微将头抬起,我看到他满眼噙泪,只是泪水没有掉下来。

“继父对你不好么?”我突然插了一句。

“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他未正面回应我,只是深深叹了气。虽然他也流露出对继父一丝不满,但他没有去抵毁、去谩骂继父,甚至还从继父角度考虑:“'他也有他的难处。”这也许是出家人所独有的修炼出的一种特别心态吧!

“那你为妈妈就忍着点吧!”过去的永成过去,我只是想稍稍抚平现在的他的伤。


?

“在我刚进15岁那年,天有不公,父母相继离世,我也不想成为继父的累赘,就出家了。”这次他把头埋得更低。

“那你现在想结婚成家么?”我试探性问他。

“婚姻是家庭的基石,是否成家,要看缘份!我不会委屈求全!”他脱口而出,没有一丝犹豫,一点拖泥带水。他语气坚定,坚定得让你不能有一丝否定的余地。

“你所说的缘份是什么?是指男女双方相爱的程度么?”我有点穷追不舍。

他终于沉默了许久,然后说出了令我吃惊的一句话:“我愿为她去赴死,她愿为我舍弃生。这就是我的缘份观。”

我近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不敢承认这句话竟出自一位出家人之口。我自认为出家人都是清欲寡欢,对爱情、婚姻、家庭早已淡泊,没有或许有,但永没有过多的追求与奢望,想不到他……我呆呆地、愣愣地目视着他,很久很久。也许是他看出了我的窘态,连声说:“对不起!”“让你见笑了,但我说的是真心话。”

“见外了,我还要真诚谢谢你,把我当知己,真心相待。”我终于回过神来答谢。

?我看了看表,不知不觉侃了近二个小时,不好意思再多占用他的时间,我起身告辞,作揖拜别。他目送我很远,我们相互挥手:“再见!”

回家路上,我仍感觉依依不舍,我与他虽一面之缘,却深深感触到他那坦荡胸襟。面对陌生之人,他能如此敞开心扉、待人以诚。一句“我愿为她去赴死,她愿为我放弃生。”竟叫我如此慨叹万干、如此荡气回肠,久久地在我脑海盘旋、回荡。我内心五味杂陈,难以述说……

我本想从他那特殊群体角度得到家的诠释,到头来我反而感到茫然。我是该为我那出家的朋友对家的执着追求而歌呢?还是为他的近乎是虚幻梦求而悲呢?

特别声明:着作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转发!转作品请注明出处!

作者:居冬一(武穴市物价局

本期编辑:雷世达 江帅 冰城冷雪

联系我们

电话:0713-6223515
QQ:16192834
微信:武穴市文艺家微信群
邮箱:16192834@qq.com



 武穴文联

一起绽放 

微笑向前


长按二维码

关注武穴文联




友情链接